主页 > 116333.com >

70年我们读过的那些童书

发布日期:2019-08-12 16:00   来源:未知   阅读:

  从手执神笔画金山的马良到正义无畏的黑猫警长,从调皮可爱的舒克与贝塔到“小巴掌童话”……生动有趣的童话形象和动人心魄的故事情节,伴随着共和国的一代代少年茁壮成长。新中国成立70年来,几代作家辛勤耕耘,儿童文学苗圃中已经结出累累硕果。“儿童本位”创作观提出并日益被重视,儿童文学创作与市场日渐繁荣,宛如一曲曲田园牧歌,夹杂着乡间的泥土气息、屋顶的袅袅炊烟扑面而来。

  在六一国际儿童节到来之际,本刊特梳理70年来儿童文学经典,与读者一道回忆经典,重温记忆。

  从上世纪50年代手执神笔画金山的马良,到上世纪80年代正义无畏的黑猫警长、调皮可爱的舒克与贝塔,再到21世纪短小精美的“小巴掌童话”,这些生动童话形象和有趣故事是一代代读者的成长记忆。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儿童文学不断发展。在六一儿童节即将到来之际,梳理70年来经典童书,感受童真童趣。

  儿童文学创作有多种样式,如小说、童话、诗歌、散文、寓言,等等。其中,童话和儿童小说作为代表性文学体裁,颇受大众喜爱。

  5月25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在廊坊市七修书院举办了“庆祝新中国成立70年70部”“儿童粮仓——新中国成立70周年原创儿童文学献礼丛书”新书分享会,该丛书选编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有代表性的中短篇的童话和儿童小说作品。该丛书主编束沛德、徐德霞,丛书作者之一李东华,文学评论家陈晖、陈香,共同探讨了经典儿童名著的文学价值与艺术魅力等话题。

  在分享会上,束沛德总结了我国当代童话创作取得的成就。新中国成立以来,一批想象丰富、情趣盎然、思想性与艺术性统一的童话名作出现,比如《宝葫芦的秘密》《小溪流的歌》《狐狸打猎人的故事》《神笔马良》《野葡萄》《皮皮鲁外传》《小巴掌童话》《鼹鼠的月亮河》《布罗镇的邮递员》,等等,都是各阶段代表作。同时,参与当代童话创作的队伍与阵容相当强大。除了已谢世的张天翼、严文井、陈伯吹、洪汛涛、黄庆云等前辈作家外,如今健在的童话老作家还有任溶溶、宗璞、葛翠琳、金波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崛起的童话作家有葛冰、周锐、郑渊洁、码神论坛杨红樱、汤素兰等。21世纪以来涌现的有皮朝晖、王一梅、李东华、张弘等。这些活跃的作家群体,使儿童文学创作持续兴盛。

  儿童文学作品,首先以趣味性吸引儿童读者,给人以快乐享受。比如,《丁丁历险记》《哈利·波特》等欧美儿童文学作品流行于市场中,其主要特征是有童趣、“好玩”、想象力奇特。而在童趣之外,中国经典儿童文学作品的魅力,还在于注重艺术性和思想性的统一,在价值取向上追求真善美。

  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童话创作注重思想品德教育,比如,《宝葫芦的秘密》通过写少年王葆的追求和遭遇,批评了好逸恶劳的懒惰思想,《神笔马良》表达了惩恶扬善的思想。

  改革开放为儿童文学吹来春风,20世纪80年代后,童话作家开始打破束缚,探索和创新,出现了多种流派,艺术形式与风格多样。比如,郑渊洁的《皮皮鲁和鲁西西》《舒克和贝塔》等系列作品想象力丰富,风格奇特、幽默,富有童趣,贴近生活,反映现实。

  随着市场化深入,儿童文学创作受到商业影响。陈香认为,20世纪90年代后,随着“儿童本位”等新创作观提出,一种以市场为标杆进行写作的儿童文学出现,这一时期,经典化写作与市场化写作并行。经典化写作以曹文轩的《青铜葵花》为代表,语言淳朴流畅,格调高雅,充满诗意,给人以心灵的震撼。而受到市场欢迎的作品,如杨红樱的《女生日记》《男生日记》,以童年游戏和校园生活为重要题材,其鲜明的儿童人物形象和贴近儿童生活的故事,符合众多儿童的阅读趣味。进入21世纪,童书创作更加多元化。

  当下,儿童文学创作与市场越来越繁荣,虽然作品的数量大、种类丰富,但读者对高质量作品的需求仍然亟待满足。经典作品不仅有趣,还兼具审美价值与教育功能,值得被挖掘、整理和重温。

  当下,进入互联网时代和读图时代,动漫、游戏等娱乐方式吸引着人的注意力,阅读也受到影响,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儿童文学作品?

  陈晖认为,儿童文学应该注重适读性。儿童文学是“儿童本位”的,反映儿童的现实生活、想象、心灵,要关注其欣赏趣味与接受能力。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主题明朗,文质兼美,对儿童价值观的培养以及审美能力、语言能力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徐德霞认为,儿童文学作品的语言和句式应该是适合儿童诵读的,好的作品要符合儿童的阅读习惯。

  儿童文学作品篇幅长短是作品“适读性”的重要因素。对此,陈晖认为,当下儿童阅读有不同状态:一种是娱乐性、消遣性的阅读,根据其兴趣进行选择;另外一种阅读是学习性的,这类阅读指向中短篇作品,这类作品在较短篇幅中完整展现一个戏剧性的故事,节奏较明快,情绪较饱满,能调动阅读兴趣,并且让孩子们在短时间内能够读完,利于培养阅读的习惯。李东华认为,目前市场上长篇作品较多,市场效益较高,但实际上,不少中短篇作品是相当优秀的,一些短篇可以被称为“浓缩的长篇”,这些作品值得被关注。

  秦文君的小说《男生贾里》生动地讲述了贾里和同学们的校园生活与冒险经历,从儿童视角观察生活,内容贴近其生活与心境,语言诙谐幽默,读来十分有趣。小说中的人物性格鲜明,形象生动,如贾里勇敢、热情、正义,让小读者既能享受阅读快乐,又能培养积极向上价值观。

  严文井的《小溪流的歌》,描述了一条小溪流抵制诱惑、奔流不息,最终汇入大海的故事。“他不断涌起来,向上,向前,向着四面八方”,作品语言简洁明快,适合儿童阅读,蕴含哲理和诗意。

  葛翠琳的《野葡萄》,通过白鹅女的传奇经历,表达了对纯真、善良和美好的追求,“黄澄澄的梨子像金钟一样在树上悬挂着”,“藤蔓上悬结着深红色的野葡萄,薄薄的果皮像珍珠一样透明,亮晶晶地闪着光,深绿色的叶子,像翡翠一样,遮满了山崖”,优美的语句朗朗上口,可以培养儿童的语言表达能力,也能滋润心灵。

  当下,儿童文学创作与阅读的市场化趋势愈发明显。一方面,市场可以推动创作,另一方面,也可能导致一些创作过于追求商业效益。然而,无论何时,坚守文学品质的创作都是值得被重视的,经典的作品值得被整理和重读,具有恒久价值。

  正如陈香所说,“那些经历时光流转,仍然留在人们的记忆中,那些今天读来仍然震撼我们心灵的作品,叫做经典。经典具有某种普适性与恒久性”。曹文轩的儿童文学创作追求,也正是经典性创作,他在2016年获“国际安徒生奖”,其长篇小说《草房子》是文质兼美的经典。作品描写了男孩桑桑在油麻地小学的生活与成长经历,六年中,他亲历了一连串故事:和纸月之间少男少女的纯情,残疾男孩对尊严的执著坚守,垂暮老人在最后一瞬闪耀的人格光彩……桑桑、秃鹤、纸月、杜小康这些人物,或善良天真、或坚韧倔强、或勇于承担,都有鲜明的个性。

  《草房子》叙事流畅,充满诗意和美感,少年童趣跃然纸上,文字中流露的悲悯情怀,格外动人,既适合阅读,也适合品味。“秋天的白云,温柔如絮,悠悠远去,梧桐的枯叶,正在秋风里忽闪忽闪地飘落”,“那茅草旺盛地长在海滩上,受着海风的吹拂与毫无遮挡的阳光的曝晒,一根根地皆长得很有韧性。阳光一照,闪闪发亮如铜丝,海风一吹,竟然能发出金属般的声响……这一幢幢房子,在乡野纯静的天空下,透出一派古朴来”,优美的语句如诗如画,读来似一曲田园牧歌,乡间的泥土气息、屋顶的袅袅炊烟仿佛扑面而来。

  经典的儿童文学作品可以陪伴少儿成长,滋润他们的心灵。在经典中,读者可以享受阅读的乐趣,获得审美的体验,了解世界与人生。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